《美与孽》

  小说讲述了一对新婚夫妇——安东尼?派奇和格洛莉亚——讲究而拘谨遇上轻挑又浪漫,像是红茶加巧克力的组合;他们追求奢侈华丽的上流生活,依凭上一辈的财富不事生产,终日纸醉金迷以致道德、经济、健康不断扭曲、沦落。《美与孽》是一面镜子,映射出作者自传性色彩;也对美国暴发户的贪婪及 纽约夜生活的挥霍、蒙蔽天赋的虚掷浪费,极尽令人刺目之嘲讽。 译文出版社已经陆续推出菲茨杰拉德文集,《美与孽》是该作家创作生涯的第二部小说,也是一幅描述爵士时代东部精英们的浮世绘。小说带有极强的自传性,书中的主人公很大程度上与菲茨杰拉德和妻子泽尔达的关系相似。 菲茨杰拉德小说的一处魅力,乃把种种相反的感情,逼仄挤压在一起。温柔与傲慢,感伤和犬儒、吊儿郎当的乐天及自我破坏的欲望、上升的意志及下降的感觉、都会的高上优雅集中西部的朴素单纯,他作品精彩的地方,就是把这种对立的因素,可以说是如本能地驾驭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