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先生不应该专教书,他的责任是教人做人;

  

  先生不应该专教书,他的责任是教人做人;学生不应该专读书,他的责任是学习人生之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