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是的,我就是野狗,和猫呀狗的一样。”拓实将手里的鱼骨

  ? “是的,我就是野狗,和猫呀狗的一样。”拓实将手里的鱼?骨头扔向时生,“想生就生,生完了嫌麻烦就扔掉,这样的孩子还能混出个人模样吗?”时生面露悲戚之色,慢慢地摇了摇头。“出生到世上,单单因为这个,就该心存感激。”